辟邪父子谱 (第1/19页)

加入书签

1岳怀奎

檐下的冰凌化了。

岳怀奎厌恶顺天府的冬,更厌恶顺天府的春。东风是凌厉的刀,春风是温柔的凌迟。如果冰没有化的话,他的膝盖也不会这么难受,背上、臀腿上的鞭伤,也会更加麻木一些。

他抬起头,看着屋上的明瓦上,跳动着金灿灿的日光。

刘德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,躬下身子,恭恭敬敬地禀道,“王爷起了,请世子进去。”

岳怀奎动了动唇,哑着嗓子,说了一句,“辛苦。”

年老的内宦面上流出一丝不忍,就要伸手搀扶瘦骨碐磳的少年起身。岳怀奎推开了他,自己摇摇晃晃地站稳了。刘德见他膝下湿了一片,不由劝道,“世子,先随奴婢去暖阁换一身衣裳罢。”

岳怀奎自嘲地笑了一笑,说道,“父亲这里,备着我的衣裳么?”

刘德默然,半晌方道,“王爷的衣裳……”

岳怀奎道,“要是不小心逾制了,岂不又是臣子的罪过。”说完,也不多等,穿着一身湿衣,就进了书室。

东海王岳惟焕昨日宿在书房里,二月十六,是先王妃戚氏的忌日,也是世子岳怀奎的生辰。东海王不喜长子,便由此而来。岳怀奎恭声请进,在案前与父亲行过大礼。岳惟焕素有威仪,虽居闲室,往往也肃穆如临朝典,一襟一带,都要一丝不苟,这时衣袍上却有许多褶皱,面容浮出憔悴之色。

岳怀奎想到,他或许真的很爱我的母亲。

岳怀奎从架上取来一柄黑亮的马鞭,跪在父亲身边道,“请父亲责罚。”

东海王的语气有些奇怪,他问,“我为什么要罚你?”

岳怀奎不敢轻忽,答道,“儿子言行无状,御前失仪。”

一室静寂。

东海王道:

“哦。”

2岳惟焕

岳惟焕也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。

一枕黄粱,他睁开眼睛,就当上了大齐的便宜王爷,有了个十四岁的便宜儿子,和一个过世了十四年的便宜真爱。再翻翻原主的记忆,后院里目前还住着正月里新进门的继妃徐氏,和数位娇滴滴的姨娘,堪称妻妾双全,左拥右抱,人生大事解决一多半。按理说,他该十分开心才是。

如果他不是一个出柜了十多年的甜0的话。

愁啊。

看着便宜儿子举着鞭子跪在地下,岳惟焕更是愁得头都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首页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[黑袍纠察队/女攻]我把祖国人上了 想靠嘴炮存活却被强制口[无限] 岩浆 朝朝与向 【主攻】家产 《破碎的心》被吞字数的章节 性欲学院 业务能力不行却人气断层的笨蛋美人活该被日出汁 祂的恩赐 流星雨下的强制侵占 代价 要不你杀了我(短篇合集) 若得他垂怜 (怒火重案)驯养 引诱(双性) 这人设反差也太大了 教师姐姐(高H) 如狼似虎(h) 被校霸强制的小哑巴 当撞见自己的同人文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