尾巴/窒息/没有人能够窥视他们的每一场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陈穆柯的肚子都鼓起来了,他的子宫里面充满了男人的爱液,但是从骨子里面透出来的空虚让他忍不住缠着男人,想要更多。

更方才被男人慢慢地逗弄不同,这次的空虚的痒意像是空前袭来,开始沁满陈穆柯的身体,他的身体如同被万蚁啃噬,只有男人的鸡巴才能缓解。

他搂抱住弯着腰的陈瀚宇,忍不住低声要求:“想要,继续肏……我。”

“哈?”陈瀚宇很是惊讶,随后就臣服在哥哥的勾引之中了:“这个可是哥哥要求的。”

现在是陈穆柯求着他想要被肏,主动权彻底落在了男人身上。

他慢慢悠悠地把鸡巴抽出来,原本就泛着痒意的阴道猛烈收缩,想要挽留男人,陈穆柯也忍不住出声:“呜……不要,不要出去。老公,求你。”

陈瀚宇没有听从陈瀚宇的任何话,他按住身下人,继续抽身:“哥哥好紧,是舍不得我离开吗,嗯?”

陈穆柯的的双手都被按住,没有任何反驳的机会,一直到男人把整根鸡巴都抽出,原本被塞在里面的精液与淫水没有啦塞子,从已经被撑大的穴口潺潺流出,被肏熟了的逼肉透着猩色的熟红,与流出的精液红白交映,逼口一张一缩。

陈瀚宇用手一按,逼口“扑哧扑哧”吐出来更多精液。

人夫的肚子也小了许多,陈瀚宇与他对视,就看到陈穆柯被养了几天的脸上带着淡淡薄红,上面有密密细汗,像是刚开的嫣红牡丹。

“哥哥,我们换一个姿势。”

陈瀚宇说完就开始摆弄陈穆柯的身体,原本锁住陈穆柯双手地绳索被男人轻易拉下,上面多加了一个颈部环锁,黑色的皮质套上面布满了铆钉,像是牵拉宠物的绳索。

而陈瀚宇把这个锁链带到了陈穆柯的脖子上。

人夫刚才被翻了个身,此时背对着陈瀚宇跪在桌子上面,双手撑着没有倒下,配合上不断张合收缩的后学,更像是一只骚浪的母狗。

陈瀚宇吹了个口哨。

“哥哥现在真像我养着的狗狗。”

说着他拿出一个尾巴,是一条毛茸茸的白色狗尾巴,尾巴上还带着一个木塞。木塞约有两指宽。

陈瀚宇把尾巴靠近陈穆柯的后穴试探了几下:“哥哥不要紧张,我给你戴个尾巴。”

陈穆柯的菊穴不像别人男人一样有硬毛反黑,是及其漂亮的粉色,这个地方陈瀚宇以前都没有怎么碰过,所以上面还带着青涩的紧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[黑袍纠察队/女攻]我把祖国人上了 想靠嘴炮存活却被强制口[无限] 岩浆 朝朝与向 【主攻】家产 《破碎的心》被吞字数的章节 性欲学院 业务能力不行却人气断层的笨蛋美人活该被日出汁 祂的恩赐 流星雨下的强制侵占 代价 要不你杀了我(短篇合集) 若得他垂怜 (怒火重案)驯养 引诱(双性) 这人设反差也太大了 教师姐姐(高H) 如狼似虎(h) 被校霸强制的小哑巴 当撞见自己的同人文后